有特斯拉、无人机的细密画——佩拉博物馆上演“细密画2.0“ | 0°设计

有特斯拉、无人机的细密画——佩拉博物馆上演“细密画2.0“

0°设计

发布时间:2020-09-09

有无人机的苏丹登基仪式 @Altındere

近日,伊斯坦布尔佩拉博物馆备受期待的新展览《细密画2.0:当代艺术中的细密画》现已向参观者开放。展览以当代细密画为主题,汇集了来自不同国家的14位艺术家的作品,采用雕塑、录像、纺织品和装置等多种形式。主题包括殖民主义、东方主义、经济不平等、性别和身份政治等。

Rahime,2019年,纸上水粉,水彩,墨水和金色@CansuÇakar

《细密画2.0:当代艺术中的细密画》展出了来自土耳其,伊朗,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和阿塞拜疆等不同国家的14位艺术家的40多幅作品。艺术家哈姆拉·阿巴斯(Hamra Abbas),拉沙德·阿拉克巴罗夫(Rashad Alakbarov),哈利尔·阿尔丁德雷(HalilAltındere),达娜·阿瓦塔尼(Dana Awartani),费雷敦大街(Fereydoun Ave)的作品富于特色。

策展人分享了以下关于展览框架的信息:“这次展览将以细密画为出发点的艺术作品聚集在一起,我们旨在发现细密画的不同方法和共同原则。”

©Sikander

展览追溯了细密画的独特之处以及它的现代性。利用了雕塑、录像、摄影和装置等各种形式,从留存下来几个世纪的书籍中挑拣出细密画,赋予了它们新的维度,并寻找在当代世界中生存的方式。

©HayvKahraman

此次展览的主题反对怀旧情绪,这种怀旧情绪将细密画封闭在历史中,并将它们从文化语境中分离出来。为了更好的现在和未来,有必要对历史提出质疑。“全球性的地方话语表明跨文化、国际化思考是多么迫切。我们可以观察到创造性的抵抗形式在世界各地涌现,我们需要更新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就像细密画的创新一样。”

艺术家及其作品

贾南(CANAN)对创作反映土耳其最新历史的作品感兴趣,对现代化进程进行了视觉批判,为这次展览制作了两件装置作品,名为《美女与野兽(狮子与瞪羚)》、《亚当斯与伊夫斯》,以及其他一系列名为《Falname》(2020)的画作。

特斯拉月亮©Altındere

Altındere的作品名为《特斯拉月亮》(2019)充满想象力的创作出16世纪的科学家从他们位于托普汉恩山上的天文台观察21世纪的特斯拉汽车的场景。而在《苏丹加入王位与无人机仪式》(2018)引入了现代人喜爱的消费无人机。在《圣母玛利亚要在星期五祈祷》中,Altındere将细密画的经典风格和现代人物元素融合在一起,此画借鉴了撒迦利亚在16世纪绘制的全景画模式。

揭示令人不安的社会问题

视差©Sikander

《滚动》描绘了一名现代巴基斯坦妇女的生活©Sikander

当代细密画的主要代表之一,西坎德(Sikander)以古典巴基斯坦-印度细密画作为她的创作原点来表达她当前的历史批判。西坎德的作品《视差》(2013)首次在沙迦双年展上展出,是一个由数百个不同数字动画组成的三通道装置。

似乎没有尽头的记忆之路©Qureshi

作为那一代的领军人物之一,库雷希(Qureshi)的装置作品《似乎没有尽头的记忆之路》和名为《呼吸》的视频,将当代主题、抽象画、传统主题和技巧的形式语言与他委托为展览展出的画作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结合。

无声的抗辩©Wasim

瓦西姆(Wasim)以16世纪伊朗传统细密画对西方电视中被边缘化的移民儿童问题提出了质疑。艺术家《无声的抗辩》(2019)的另一幅作品引用了19世纪法国学院画家布格罗(Bouguereau)的著名画作《圣母玛利亚》。

©Ave

Ave的“ Lahaf”系列的主题表达了国家话语与个人,私人角色之间的柔性裂痕。Ave的《莎阿·阿巴斯和侍从男孩》 (2017)取自17世纪的穆萨夫维尔(Musavvir)绘制的同名细密画。

莎阿·阿巴斯和侍从男孩© Musavvir

莎阿·阿巴斯(Shah Abbas)被认为是一个可怕的征服者,但穆萨夫维尔的画作却揭示了莎阿温柔的一面,他深深地爱护着自己的少年侍从。Ave指出,伊斯兰的细密画通常是单色背景,尽管人物的服装总是用奢华的细节和闪烁的色彩来描绘。他采用了这种美学,因此作品采用大面积的素色面料,并从中央散发出装饰性拼贴。

@Alakbarov

Alakbarov的作品以光影为基本元素,可以说是光影绘画。似乎是一堆堆随意丢弃的金属或塑料物品,这些成分只能在光源的帮助下才能看到。

@Chagani

Chagani带着他的作品参加了展览,这是一个用带有涂鸦或壁画广告痕迹的“发现的”赤土砖做成的细密艺术作品。材料的人工质感和像砖这样坚硬的材料的流动形式是艺术家为观众创造的幻觉。

@Awartani

阿瓦塔尼(Awartani)的装置和录像是在吉达的一个老社区的一间空房子里创作的,她的祖父母曾经住在那里。艺术家开始用沙子覆盖地板,这种方式让人联想到古老的阿拉伯房屋以及传统的伊斯兰几何瓷砖。这项艰巨的工作完成后,她开始扫地,以此象征性地表达这一文化遗产遭到破坏的现实。

©Hamra Abbas

在哈姆拉·阿巴斯(Hamra Abbas)的作品中,家庭、文化身份和伊斯兰几何学之间的联系更加鲜明。艺术家用两种不同颜色的大理石创作出的几何图案让人联想到家庭中使用的地砖以及细密画中的边缘装饰。

在赫瓦拉兹姆的浴室中的米尔,2019年,混合媒体@Shahpour Pouyan

普扬(Pouyan)的作品运用文化来关注权力、暴政和主权等基本概念。他的灵感来自波斯的细密画,艺术家引用了苏美尔人、巴比伦人、波斯人和印度文化。

传统的重生

传统上,印度的细密画讲述英雄、爱情和政治阴谋的故事。表现苏丹阿迪尔沙二世(公元1660年)狩猎的细密画就是这一传统的一部分。

细密画不仅是奥斯曼帝国的宫廷艺术,也是波斯和印度的宫廷艺术。随着18世纪经济的衰退,印刷术的引进,苏丹对西方和西方艺术产生了更多的兴趣,细密画超越了宫廷甚至手稿的局限,试图为自己寻找新的表现场所。细密画寻找新的题材,尝试新的形式(画册,壁画,单页细密画)。尽管细密画的样式在18世纪的这些变化中幸存了下来,但它在伊朗、巴基斯坦、印度或土耳其却无法存活下来,这些国家都建立在奥斯曼帝国的废墟上。

佩拉博物馆的新展览《细密画2.0:当代艺术中的细密画》已经远远偏离了它的经典定义,变成了一种充满活力的当代艺术创作方式和动力。

“当代细密画”作为一种反抗手段

展览以当代细密画作为一种反抗手段。除了熟悉的东西方文化比较之外,这些回应艺术和社会问题的作品向观众展示了其他形式的生活和思考的可能性。

诸如殖民主义、东方主义、经济不平等、性别、身份政治、与传统形态的斗争、社会暴力、强制移民和表象等问题,“细密画2.0”展览创造了肥沃的土壤,帮助我们理解社会结构的变化和模式的重复,以及关注文化的意义。


全部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Copyright © 2020 艺集网 浙公网安备 33010502005495号 备案号: 浙ICP备17035820号-2 高校毕业设计协同创新中心 经营许可证:浙B2—20200904

站长统计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71-87653523 举报邮箱:artuns@163.com